快捷搜索:

存在的意义。

过多的解释,真的很多余

当有人真的看穿你,当有人会问你:你天天都在嘻嘻哈哈到底在粉饰些什么?是孤独?是无奈?是悲伤?照样害怕?我忽然又无措的不知若何解释

我老是什么都无所谓的样子,是真的无所谓么?可是为什么一想到她,我照样会堕泪

无意偶尔,光阴就像是没有长大年夜的孩子,麻木冷些的看着这统统发生,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却不知各种工作她都是始作俑者而我们被动却眇小地仰望这它的存在 --题记

我至始至终都不曾真正的懂得过自己,我试图去懂得,可我发明我太纠结

莫小北qq:

同伙说我是人格决裂,着实不至于,我顶多算是双重脾气这也是我试图懂得本逝世后的结果

日间,我会戴上面具,不用酝酿就可以完美的展现微笑的样子

很多网友都说我在无病呻吟,我不知道我该若何解释?

我用一种事不关己的立场,一副什么都无所谓的样子容貌,一副自己都看不惯的卖弄对待每一天,我是不太敢直视真实的自己,真实的自己或许比卖弄的样子更叫人看不惯

看着面具下的自己,发明“不堪”两个字已经无法形容我不禁感觉着实带着面具挺好的,而那双湖水般的眼睛,只是用来微笑不会再有任何器械可以激起荡漾

我又时常暗示自己,眼泪是最没用的液体哭,只能代表你软弱

不要无邪的以为,别人会看破你微笑背后暗藏的悲哀,由于别人对你的悲哀根本不感兴趣,由于彼此只是过客,仅此而已

我祈祷拥有一颗透明的心,和会堕泪的眼睛

我害怕深夜,由于会有一种无尽的悲哀袭向我;我又爱好深夜,由于只有周围漆黑一片,我和我的眼泪才是安然的

假如可以快乐,可以幸福谁乐意难过?谁乐意受伤?

是真的无所谓么?可为什么一想到她,还会掉落眼泪?

夜里,我终于有种解脱的感到,卸下带了一成天的面具,我已经笑累了,该苏息了

生理暗示照样很管用的,我都未曾想起这双眼睛还会堕泪

我时常找不到存在的意义 我赓续的问自己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时常被自己的问题逼到逝世角里

我时常奉劝自己,眼泪是心里的毒,哭出来,会好受些

我还可以奢望它再暖么?就像冬去春来这般自然

我没有一颗透明的心,怎么可以奢望别人一眼就看穿

无意偶尔候我感觉自己恬静起来确凿可骇,冷到让人难以靠近,以致可以把人击垮着实这只是一种自我保护,一种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